工作十年,我是如何回到校园拿到硕士学位的

Posted by 钰博 on June 15, 2022

没想到要回炉重造

2012年本科计算机毕业,刚做半年程序员就去混传统文化圈了。程序员时候,正好住P大西门外小区,每天早上骑着单车,迎着朝阳从西门穿过华表去中关村,晚上又从东门经过灯火通明的教学楼和黑漆漆的校史馆回到住处,从没想过自己和这个学府还有其他什么关系。选择辞职原因很简单,懒惰、无知、投机。觉着生活不应该是天天苦逼敲代码,更何况当时老大给了一部分股份,拿股份赚钱创业才是有奔头儿的事儿嘛。于是跟着前老大去了香山脚下创业,这里远离城市,停泊在西山臂湾里。

这里鱼龙混杂,群魔乱舞,如混沌未开。才华横溢但一直没有名气诗人、会点穴治病练功不小心走火入魔的武者、穿着宽袍大袖不影响撸串哈啤速度的儒士、练一辈子大枪的老北京房东大哥、唱哭了听众但脸上有大块胎记的蒙古歌手、年过五十仍然勠力写作怀抱文学梦的房东大姐、只负担得起最低房租的北漂打工人、躲在山脚大院从没见过真身的豪门权贵,大家在这里相安无事,自由又随意,魔幻又现实,带着天真又烂漫的理想主义余光。来了这里的人不自觉得节奏就慢下来,日子不小心就安逸。我们都给这安逸找借口,说这里风水好,这里背靠西山,给人底气;前有昆明湖和平原作明堂,开人心胸;左右有西山余脉做护法,抵挡北风。这里是摇篮,不论什么妖魔鬼怪,到这里都会变得像小朋友一样,日子都过得洒脱了。

在这里度过了三年开心的创业日子,公司终于在业界做出了点成绩,我们也从世界尽头的香山进了城。在城里,我负责一个线下琴社,带七八个小伙伴经营。然而,我的管理能力差的一塌糊涂,分工既不明确,任务也不清晰,连人心都拧不到一起。意识到自己如此弱之后,反省自己是不是因为没有这方面理论知识,去找老大。老大建议去读文化产业管理,他自己也早年也在那里学习过。老大能力强悍,是不是也从这里学到的?于是便连夜查了招生简章,是一个同等学力的文化产业管理高级研修班,一看快到了截止日期,匆忙报了名。

科普下我国研究生,我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学位从低到高分为学士、硕士、博士,博士是最高学位。我们知道硕士博士都是研究生,一般喊硕士硕士是研究生,称博士研究生博士。硕士、博士到底差别在哪里?我们看下官方标准:

  • 学士:1.较好地掌握本门学科的基础理论,专门知识和基本技能;2.具有从事科学研究工作或担负专门技术工作的初步能力。
  • 硕士:1.在本门学科上掌握坚实的基础理论和系统的专门知识;2.具有从事科学研究工作或独立担负专门技术工作的能力。
  • 博士:1.在本门学科上学握坚实宽广的基础理论和系统深入的专门知识;2.具有独立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的能力;3.在科学或专门技术上做出创造性的成果

学位是名,这些水准才是实。博士后不是学位,是博士毕业后拿到教职前的一份过渡工作,时长六个月到三五年不等。硕博学位分成学术型、专业型,学术型注重科研,探索解决学术界问题;专业型注重实践,目的在解决业界问题。两者并不分优劣,国家也规定两者地位平等,只是培养目标不同。因为学界长期偏好和惯性,学术型站在鄙视链顶端,虽然这个链条只有两环。我们常见的MBA、EMBA、DBA就属于专业型硕博。

从哪些方面可以拿到学位呢?一种是全国统考、推荐免试,也就是考研,通过后一般是全日制学习。另一种还是全国统考,但叫同等学力统考。什么叫同等学力呢?同等学力(Persons Who have the Same Academic Ability)是说学习经历虽不同,但在知识水平和学习能力方面达到了同等程度。这条路适合已经工作很多年,没办法脱离工作去全日制学习的人,可以在职学习,同样能拿学位,有结业证书,一般没有学历证书,俗称单证。当然,通过同等学力读研申报学校时,要求比全日制更多些:

  1. 申请人必须已获得学士学位,并在获得学士学位后工作三年以上,在申请学位的专业或相近专业做出成绩。
  2. 最后学历证明;
  3. 已发表或出版的与申请学位专业相关的学术论文、专著或其他成果;

有些学校要求更严格,需要申请人提交研究计划,我报的正好是这些学校。结果毫不意外,第一年被刷。

求学生涯

吃一堑,长一智。毕竟是跨专业,得好好准备,我那么匆忙的提交,不刷我刷谁?于是买了多套教材仔细看,主题学习,结合自己工作重新写了研究计划书,毕竟要读研,好研究计划会很有用。终于通过审核进入面试,面试安排在周六上午,进了面试会场,三位教授背窗面我正襟危坐,全程录音录像,随机抽取两题,自己选择一题回答,有三分钟准备时间。抽了第一题,字都认识,连在一起完全看不懂,手心冒汗看了第二题,“你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文化产业有哪些挑战与机遇?”这不正好前段时间有本新出教材最后讨论的话题吗?一下子有了信心,和面试老师们聊了近半小时,觉着老师们背后都有光。最终通过了面试,如愿回炉。

抱着对最高学府的憧憬,重回校园的热情,重新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校园里到处是青春的面孔,受他们感染,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青涩年华,一时热血,和同学说,这次要刻苦学习,争取当学霸。开学第一天,院长开课讲座,旁征博引,幽默有趣,有识有料,更激发了我好好学习的热情。班主任嘱咐多听多问,及早准备论文。然而,怀着满满热情,听两个月h指数超高大牛们的课之后,再次上课,我竟然有点昏昏欲睡。并不是老师讲课水平问题。试想你长期在创业氛围里,今天有个好想法,目测要发财;明天尝试结果出来,发不了财了,但又冒出来十个“目测要发财”的新想法。这种过山车多刺激。老师们讲了很多理论的很精彩,拿去实践再反馈终究要慢太多,不小心兴趣就消耗殆尽了。

虽然文化产业管理也是一门交叉学科,但上了开智的课,看其他课都觉着智识上不够惊艳了。十几门课里只有三个课最喜欢,一是文化产业管理前沿,用经典与前沿理论结合业界最新发展,学术偶像向老师温文尔雅,极具学者风范。听他课很仔细,他最新专著《文化产业导论》可以说是集大成之作,感兴趣的同学推荐看下,秒杀其他一般教材。

另一个是艺术学理论,当时只是觉着除了欣赏下画有点意思,其他没什么实用价值,但老师讲的引人入胜,能把艰深理论抽丝剥茧的带你看,引人入胜。比如下面这张油画,是著名画家科萨经典作品《天使报喜》,“天使报喜”是圣经上一个情节,天使向圣母玛利亚报喜,她即将生下耶稣的故事。一般评论家会讨论构图、色彩、意义等等,但是你仔细看,在这么经典的画面里,为什么有一只蜗牛这么显眼的在两人中间?这么神圣的时刻,作者为什么画一只蜗牛上去?如果你也好奇,推荐你看下老师推荐我们的书,《我们什么也没看见》。放心,不是那种大段大段学术名词连成的大道理,作者没一点架子,用唠家常式辩论,从具体而微的细节入手,凭借事实,最终推论出与传统欣赏完全不一样的结论。还有对于作者五次身份变革,被称为“作者的五次之死”类似这种非常理论的理论。不像编程那么有实用,但它们让人对艺术界、对世界如何运作理解得更深刻了。

XqfSSS.jpg

第三个喜欢的课是游学。因为同学们都是从各个企业来的,项目非常丰富,老师带队参访其中一些典型企业。这些游学不像那种以报功为主的领导考察,师生们纯做学术探讨,无关利益。参访企业除了例行吹牛,还是会非常实在的把自己的问题说出来,有这么好的机会,请老师专门分析提建议,当然不能错过。从这些经历获取了很多真知灼见,增长了见识,同学们还一起吃吃喝喝,增加了感情。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快到不小心课程就上完了。还记得前面说的学术型硕士么?这个在职研的终点就是一个学术型硕士学位。开学时候班主任老师就提醒过及早开,但我完全没有想着要拿学位,觉着从这两年学习中获得的知识与见识才是重要的。而且同等学力不是放宽拿学位年限要求,有五年时间去拿嘛,所以不着急。还有个信息,因为学校要求严进严出,这个在职研修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同学最终拿到了学位。写论文这么困难的事,所以一拖再拖,拖到了课程全都结束了,都没开始动笔。直到去年,学完了人生资本课,意识到学位这个东西原来是个亮闪闪、沉甸甸的文化资本,便又重新重视起来。计划选好导师后,辞职花三个月写完,这样刚好赶上秋季答辩,当年就毕业。

幻想是很美丽,现实很骨感。一般硕士需要跟着导师,每周碰头学习研讨,和同学切磋,持续两年才写出一篇合格论文,我这三个月就能写出来同样水平的话,那我不仅是学霸还是天才了。在我尝试了一下之后,立马就意识到碰到硬茬了,研究什么、用什么理论、什么方法研究、从哪里切入,可惜为面试准备的研究计划只在面试时候有用,一大堆问题跟蝙蝠似的扑啦啦乱腾腾朝你飞过来。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导师组建了论文工作室,召集了博士师兄师姐们一对一定向扶贫,每周一次辅导,这才摇摇晃晃走上了正轨。三个月才弄清了研究方向、对象、方法、理论,才成功的开了个题。现实是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大汉,直勾勾给你照面一拳,彬彬有礼的提醒你什么叫真实。他不仅蛮横,还很调皮,因为翟天临来了。

2019年的当红小生翟天临是电影学员博士,又报了P大博士后,然而记者采访他时,他一脸懵的问“知网是什么?”博士论文更是被查出来抄袭。引起全网轩然大波,更引起国家对学术乱象重拳出击。2019年也被称为天临元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在翟天临之前,文科类硕士论文查重率在20%以下是可以接受的。然而,翟天临事件之后,变得极其严苛,更不要说P大了。到了天临三年,P大社科硕士都是10%以下查重率,除去引用文献,查重率要求接近0。而且以后抽检,出现问题,导师、学院都需要承担责任,堪称史上最严格毕业要求了。每当夜深人静肝论文时候,总有一股不平冒出来。我“好奇”的想去看了下翟天临微博,发现不止我一人“好奇”。大家对他评论多为负面,也有人戏称“他一己之力,贡献了自己的前程,严肃了整个学界”,精神可嘉,行为不可取。

比不上全日制同学学术濡养,又没有电影里的主角光环,怎么突破呢?考虑到科学昌盛几百年历史,全球科研人员按千万计,我遇到的问题,他们也一定遇到过。于是买了一堆关于写论文搞科研的书,主题阅读。果不其然,有古今中外各路大神支招。比如美国心理学家Paul J.Silvia写了一本小册子《文思泉涌》,“实用、励志而轻松。它告诉你写作不需要太多的天赋或特殊才能,而是需要策略、方法和行动。熟读此书,你不用熬夜,也能成为文思泉涌的学术牛人,既不耽误享受生活,又能获得高效率写作带来的成就感,走向学术生涯的高峰。”他的实用策略就两个: 一是固定个时间固定地点,找个桌子,搬个椅子,坐下来,打开电脑,开写。二是和其他小伙伴组个队,定期喝喝茶聚聚餐,相互唠唠学术的苦,交流下遭遇了哪些困难。这两条都不难,然后你就会发现,日子一天天过去,你不小心就把论文写完了。

还有复旦大学各位教授把他们的经验写成了武功秘籍,《通识写作》。有些点非常反常识,比如先写实证部分而不是按顺序从头写,先只看领域重要文献和部分相关文献而不是还没写先看100篇。还有挺多独家秘诀和反常识,等你自己挖掘咯。其他还有《社会学论文写作指南》《质性研究导引》等等。吸收了大牛们要诀后,便开始小试牛刀。

第一个动作是更改作息,每天晚上十点上关灯睡觉,第二天一早六七点自然醒,从七点定时写到十点,因为这个时间段精神最充足,脑袋最清醒灵活,写起来最顺手,充满电才跑得快嘛。一般每天早上会持续三四个小时,这样每天都能看到自己进步,有动力继续写,有成就感。写累了就休息下,想小睡就小睡下,想吃点零食就吃点零食,毕竟写论文是个高强度脑力活儿,耗电量太大。我之前是非常不接受自己工作三五个小时,累了困了这种情况,觉着累了困了不应该有,会强打精神继续劳动,就像电池没电还要强行继续一样。不接受,最终导致工作效率低下,质量下降,身体还透支,自己还难受。反而接受小睡小憩这个事实,累了就散散步,困了就小睡一刻钟,电量恢复到原来八成,又能继续欢快前进了。尽量不要在平时工作时候,消耗自己的意志力,让事情顺其自然的发生,顺势而为,不更悠然自得吗?

第二个是喊上几位积极的同学一起组队,原计划每周定期线下碰头,受疫情影响,改为线上,效果也很不错。组队打怪的好处就是什么?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组队打怪更容易防暗箭。能表述出来的困难和障碍,我们都可以根据用语言来找到他对应解决办法,寻求帮助。写论文不是写出来,是做出来的,一番调研几番折腾一二十次迭代,最终付诸论文这个“八股文”的。做论文过程里面是有大量非常不明确的问题,让你隐隐觉着不对,又说不出来;或者说出来了,场景极其具体、细微,验证成本很高,以至于你不得不放那儿,眼睁睁看着又解决不了。这类问题我把它称为“暗摩擦”。

用魔法打败魔法,解决暗摩擦需要去内隐知识产生的土壤里。社群就能提供这样的土壤,大家才能把这类暗摩擦的问题给激发出来、解决掉。如果你要自己玩儿的话,暗摩擦就会不知不觉的把你给挡下来了,到最后你前进的摩擦力会非常的大,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得不放弃,还说不清楚为什么。组队模式就轻松解决了这个问题。举个例子,论文引用的参考文献需要遵照学院要求的格式,草稿时引用的两百条文献要修改,想着自己写程序来修。写程序需要时间,直接修改也耗费时间,时间宝贵,哪个更省时间呢?有队友就给了反馈,直接修改更快,一下午就完成了,写程序可能要花两天。暗摩擦就这样被消除掉,探索的时间、精力和心力一下子就省下来,放心去做就好了。

修改了十六版,顺利完成初稿,终于通过盲审。此时也要准备直面评委老师们的答辩了。队友们对答辩也心里没底,毕竟六个教授来围观你一个半路出家的学术新手,六个中还包括两个校外的。所以又去抱高手们大腿,他们会总结各种各样的招式、技巧,悄悄藏在他们的书里面,就看你能不能找到、能不能挖出来了。高手们怎么应对答辩这种十分钟定生死的关键场景呢?模拟答辩。模拟答辩这个也是从《文思泉涌》里面偷师的,不过我给改进了下。原书中提供方法是列出答辩常见问题,做成大轮盘,大家玩这个答辩大轮盘游戏。但我们时间紧,条件有限,玩大轮盘效率太低。我改进了下,综合国内外指导博士答辩的书,把博士答辩常见问题去重合并,最终列出二十多个常见问题清单。然后小队成员结对模拟答辩,相互提问和回答。为什么要找博士的?因为博士答辩比硕士更难。模拟答辩时候,有队友吐槽这太难了点,忧心忡忡,但最终还是模拟了一遍。正式答辩完,队友就立马在群里说:一听完老师提问,我心里就乐开了花,这问题比模拟答辩问题简单多了,十拿九稳能过。最终小队七个人都顺利通过答辩了。

读研玩的什么游戏?

咱们回过头来再讨论一下,读研这个事儿,玩儿的到底是什么游戏。二十世纪最牛社会学大家布迪厄提出了工具资本、场域、习性这些极其好用的工具,我们用它们来分析一下。两条线,一是学术这条线,学术这个场域,是个什么样的场、哪些人拥有决定性的资本、获得这些资本需要什么样习性、学术场玩的什么游戏。另外一条线是自己人生要走什么样的路。通过分析这两方面,我们就能明确学术界在玩什么游戏,自己玩儿的什么游戏,这样我们去学术界玩耍时候,心里“门儿清”,手上不慌。

先说学术领域,布迪厄给法国学术场定调儿,学术人是统治阶层的被统治者。他们拥有较高的文化资本,但经济资本、政治资本等相对低。他们虽然掌握大量文化知识,有一定话语权,在统治阶层里面,他们资本总量不够高,是被统治者。“屁股决定脑袋”,我们大致就可以理解这些知识分子处于什么样的社会位置,是什么心态和思想。什么容易被称为“公知”。公知在我国贬义更多,为什么?他所处的位置,对上没有反抗的能力,对下又有明显优势,精英教育与文化传统又需要他们承担“齐家治国”“开启民智”的责任。他们想要为大众发声,又总容易受到资本总量更高的精英阶层影响甚至钳制,这是他们矛盾点,也是容易被草根嘲讽的地方。

再看他们习性是什么样呢?我当时想再往深里研究,读个博,走学术这条路,不知道最考验什么,博士师姐回答非常犀利:你坐得住冷板凳吗?不止博士,其他走在学术道路上的人,都需要坐得住冷板凳。学术界不像商业界那么搞的大起大落、火热朝天。他们坐不住冷板凳,这条路就走不下去。破解冷板凳困境的,是兴趣驱动,如果你对一个领域感兴趣,自然冷板凳就能坐成暖沙发。所以学术人介绍自己时都会提到自己最近研究兴趣。另外一点,他们主要资本构成是文化资本为主,文化资本是他们的资本核心。作为学术人,你发的论文,你发的专著,在学术界里面有没有影响力,在学术场域里是核心竞争力,是决定性力量。虽然诸如社会资本、政治资本、心理资本、象征资本也重要,但是都没这个文化资本重要。长期看来,跟随兴趣研究,才会不枯燥、不无聊,产出更多论文,积累更多文化资本。

在学术场里,大家玩儿的什么游戏呢?求真的游戏。用论文,用专著,不断推进,不断研究,不断寻找新证据,构建新理论,越来越逼近社会真实。谁把这个生活社会世界这个这种真实的一面、新发现的一面、反常识的一面,写入论文里,谁先发出来,谁就是第一人。即使你比我先开始研究,但发表比我晚发一天,那荣誉非常容易跟你没啥关系。但是反过来,如果你要学术不端,造假了,性质就很严重,过了这个群体默认底线了,那你就没法玩儿了,就直接被开除学籍了。

jPIXJx.png

我的人生跟学术界的情况不一样。如果要把人生也作为一种场域的话,人生场域里资本太多了,这里面可能会有很多玩家参与,资本总量与结构也不尽相同。但自己能控制能影响的资本主要是阳志平老师所总结的七种人生资本。这些人生资本是改变人生场域中位置的关键变量。场域中其他人资本或许也有改变我人生发展的能力,但把有限精力投入到些能改变的、改变效果好的,自立利他,是更好的策略。人生如逆旅,百代亦过客,于我来说,是人生场域的基调。人生场域里面资本形形色色,影响大大小小,但是人生也只不过是个旅馆,你我只不过也是一个过客。人生是极其有限、极其珍贵的资源,这个对我来说比较重要的。这也决定了,许许多多东西,对我来说极其不重要了。穿多好的衣服、吃多好的饭菜、许许多多社交、各种繁琐礼仪等等等,都是浮云。这个场域里,生命作为一种资本,对我影响最大,是我珍惜的。人生虽如朝露,生死亦大。

我的习性是是什么样的呢?我是什么样的人呢?好奇比较多,这也好奇,那好奇,怎么能通过探索实践创造,满足我好奇,实现自我,比较重要。我的开放性、宜人性相对高,神经质、外向、责任心中等,推崇谋定而后动。所以从游戏的角度看我的人生,我更推崇这个孔老夫子“不知老之将至”。当时有个人向子路打听孔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子路觉着老师太丰富了,一时不知从哪儿说起。孔子听说了这事儿,就跟子路说,你跟他这样说,你说孔子这哥们儿吧,发愤忘食,努力学习工作的时候,饭都忘了吃;乐以忘忧,开心的时候,没啥忧愁,一不小心就老了,竟然不知道老马上就到了。他这种状态,与两千年后积极心理学奠基人米哈里所提倡的心流,交相辉映。

我玩的游戏跟学术人们的游戏不一样。学术人要求真求实,要挣名气。我读研刚开始求实用,后来玩的是满足探索与好奇的游戏。读研之前也有好奇心,好听些是兴趣广泛,但实际上这种好奇心非常散乱,没有章法。好奇虽然提供了源动力,但用法不得当。所以前些年看了挺多书,实际上哪一类方面都没有特别精进,没有达到那种特别精深的水平。挖了很多井,却少有挖出甘甜泉水的,这是问题所在。读研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让我习得了一套非常有效的方法。通过研究,通过阅读文献,通过做调研、访谈,通过论证,获取这种真知灼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产出了论文、文章这些资本。对我来说,读研完成了我最核心的、好奇与探索游戏,当然同时会有增加文化资本、获取学位证这种结果等等。

读研收获

总结这次回炉重造有哪些收获,最重要的一点莫过于如何通过学术来创新。有很多种创新方法,典型如阿奇舒勒的创新算法,通过对比理想机器与现实阻碍,明确解决方向,勾勒解决路径,使用STC算子获取巧妙解。学术方面有学术方面的创新玩法。比如相对前人老现象,你提出一个新问题,有理有据的给出新解答,这是创新;对一个老问题,你使用了新方法,给出了不一样的解决办法,这也是创新;对大家习以为常的认知或假设,你提出质疑,并给出了证据和论证,也是创新。创新最终或修正、或更改、或增加学术界对某事的认知。

还记得学术界是一个分布式系统吧?如果分布不均,是不是可以通通过创新套利呢?随便举个例子,如何设计电脑新功能,让电脑更好用,那一般是怎么玩儿的呢?我们先把古今中外,对电脑易用性的研究的核心文献、前沿文献找来。核心文献告诉你这个领域经典玩法是什么样、大牛们如何漂亮的解决经典问题的、他们的思考方向朝哪里、他们为什么又被新理论代替。前沿文献告诉你大家现在都是怎么研究的?前沿研究研究到什么程度了,他们遇到哪些问题了,他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他们在往哪个方向推进的。你一下子明白,原来大家都这么玩儿,原来大家都往哪个方向走,原来他们的创新方向是哪里。这样的话你就拥有一个这种全局的视角。 你再看一下这些研究中,有哪些地方做的不够好、哪些证据没法说服你、哪些论证现在过时了。创新是可以套利的,国内国外已经他们解决了这些问题,你可以直接拿过来复制。如果你遇到的问题,国内国外都没有解决办法,或者你已经站到这个前沿了,或者这个问题太不重要,没有价值。假如“碰巧”是前者,你可以批判性的借鉴国内外新玩法,从不同角度切入去创新。同样,结合创新算法,还可以把其他领域,比如心理学、神经科学、工程学等等核心文献看下,了解其核心思想、玩法,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创新概率是不是大幅度增加了呢?

第二个最重要收获,就是获取人类智慧金库金子的方法。文献库是个大金矿,全世界学术人分头挖矿,边挖边交流,最终把大家挖到的金子汇聚到一起,形成了文献库。与一般挖矿不同,学术人分布式挖矿,某个学术人或团体,挖出来一个块儿金子,会立马发到人类智慧大金库里,并插上小旗,旗子上写着自己名字、金子简介。默认其他矿工会看到,并学习对比,同步认知。学术界的潜规则是,不论我使用的什么理论,默认读者都是知道的。如果你不知道,责任在你,不在发表者。 但实际情况却不一样,学科领域细分,专精化严重。学科内领域内带来了什么突破,只这个领域内的人了解,其他领域的人却是小白。所以,即使你不是矿工,但你能自由进出金库,取用金子,是不是极其爽?甚至你明白了如何挖矿,你也成为这个领域一分子,掌握了如何挖出金子放进金库插上小旗,但你并不是传统学术人,而是从业界而来,没有学术人的规章制度烦恼,没有他们的竞争压力,却又能将实践经验,提炼升华,反馈到学术界,是不是更有意思?这一套挖矿方法,正是在开智初步习得的,在P大实践中内隐的。

当然,收获还有学位证这种文化资本、象征资本。还有社会资本,组队通关的同学、共事过的师友、同学、校友。还有一个特别重要,这次经历,给我种了一颗种子,叫“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当时课堂上,老师讲完,大家踊跃提问,我问:“老师,您教学二十年,P大对您影响最大的是什么?”老师说,“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对我影响最大。”我当时没能体会到他的体悟。我后来意识到,一部P大历史,就是这种子的注脚。可惜的是,我已经成长成了现在的样子,时机不对,不能在最青春时候全身心在这个氛围里濡养了。

小结

有些人在吃学术的苦,我能品尝到它的甜。世界是万花筒,每人境遇万千。是不是适合读研,需要结合人性系统、人生周期、人生资本、时代机遇等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阳志平老师说好奇的人矛盾在好奇心旺盛而精力有限。青山隐隐水迢迢,学也无涯,风光同样无限。苦乐无常,不如边走边唱,且行且看。戴锦华老师说,不论是否自觉,我们来到了一个大时代,来到了文明的巅峰,未来何去何从,要靠年轻人回答了。这次经历,于我是一个关键节点,于时代不过一粒灰尘。我已经不年轻,但也想尝试用行动回答。经历这时代,顺带把经验做成路标,如果能助其他一样奋力前进的人少走一点点弯路,那这篇文字就是我的徽章了。

参考文献与文中提到资源

  1. 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暂行实施办法
  3.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关于授予具有研究生毕业同等学力人员硕士、博士学位的规定
  4. 中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信息网,三级学位制度
  5. 阿拉斯达尼埃尔. 我们什么也没看见[M/OL]. 何蒨, 董强 审校, 译. 236人评分: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6.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863058/.
  6. 向勇. 文化产业导论[M/OL].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5.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410909/.
  7. 论文工具箱: 好工具让你事半功倍,好工具是你好论文的底气;
  8. 论文发表工具箱: 我参与的一个Github开源项目,好工具一网打尽;
  9. 硕博答辩最常见二十四个问题